河南奥康肥业有限公司

您所在的位置 > 主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
公司新闻Company News
关于中国疫情对美影响,这位美国学者说出了大
发布时间: 2020-03-18 来源:互联网 点击次数:

面对中国出现的新型冠状病毒,我们把恐惧感保持在怎样的程度才是适当的?我并不是一位流行病学专家,不过根据我所了解到的情况,这种病毒并不容易对付。而且令情况更加糟糕的是,由于特朗普政府对美国科学事业造成的伤害,当美国面对如此凶猛的疫情时,我们的应对能力恐怕已经被大大削弱了。

此外,这种病毒似乎还将引发一些经济问题——即便它不夺走你的生命,它也有可能夺走你的工作。令我们感到忧虑的是,关于这种病毒对美国经济造成的威胁,特朗普政府的高级官员们已经发表了一些非常荒谬的言论。

许多人已经把今天的新型冠状病毒与17年前同样在中国出现的SARS病毒(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简写为SARS,意为“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观察者网注)放在一起进行了类比。与当前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相似,当时的SARS疫情使中国在经济方面也不得不在世界上经受某种“隔离”,这种“隔离”给当时的中国经济造成了短期却严重的打击,而且对全球经济也产生了一定负面影响。

我们目前还不知道这种新型冠状病毒与SARS相比到底威力如何。不过,我们可以确定的是,由于今天中国经济的规模已经比17年前大了太多,此次疫情对全球经济造成的影响将是17年前无法相比的。2003年的中国仍处于经济快速增长的早期阶段,其制造业产值仅占全球的8%,这个份额远远低于当时的美国、日本和欧洲。今天,中国制造业产值已占全球的四分之一。

你可能会认为,疫情给中国带来的麻烦就意味着其他国家的机会,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制造业都将在这场疫情中受益。如果你持这样的观点,那么你对21世纪的全球经济就太缺乏了解了。其实,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就发表了这样的观点。

1月30日早上威尔伯罗斯在Fox Business的节目中表示,“虽然还谈不上取得重大胜利”,不过新型冠状病毒的确“有助于就业机会加速回流北美”。他的这番表态说明了两件事:首先,它说明了Gail Collins的读者们为何将他评为特朗普政府里最糟糕的一位成员;其次,它说明了特朗普发动的贸易战为何如此失败。

威尔伯罗斯和他的同事们显然还不明白,与上一个时代的制造业相比,现代制造业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在过去,不同国家的制造业之间是直接的竞争关系。如今,全球价值链把各国的制造业连结在一起,一个国家进口的产品不仅包括直接消费品,还包括“中间品”,一个国家会用进口的“中间品”进行产品的下一步生产。在这样的一个世界上,任何阻碍进口的因素(无论是关税还是冠状病毒)都会增加生产成本,从而对进口国自身的制造业造成伤害。

美联储最近进行的一项研究显示,特朗普加征关税的政策导致很多进口中间品的价格上涨,这造成美国制造业产值和制造业就业岗位均出现了减少而不是增加。事实上,美国经济在2019年的增速虽然并不高但表现尚可,但制造业却出现了衰退。此外,美中贸易战导致不确定性增加,这也为美国大幅降低公司税后投资反而出现下降的奇怪现象提供了解释。

特朗普政府里的一些人似乎已经察觉到了什么。上周,白宫承认对钢铁和铝制品加征关税的行为对使用这些原材料的美国产业造成了伤害。不过,这一表态并不意味着特朗普将对贸易政策进行调整,他已经打算对更多进口产品加征关税。

下面我们回到冠状病毒这个话题。我们暂且不讨论与冠状病毒有关的疫情问题,我们来分析一下与之有关的经济问题。

如果新型冠状病毒导致的肺炎疫情对中国制造业造成严重打击,届时美国经济受到的负面影响将与特朗普发动的贸易战的最坏影响相当。而在美中贸易战这个问题上,我们可以明确两点:首先,贸易战没有给美国经济带来任何好处;其次,特朗普政府至今仍不明白为何贸易战没有给美国经济带来任何好处。

要知道,截至目前,特朗普一直是十分幸运的。除了2017年造成数千美国人丧生的飓风玛利亚,特朗普基本上还没有遇到任何需要其处理的国内或国际危机(他自己造成的除外)。当这样一场危机到来的时候,被一群头脑不清的人环绕在中间的特朗普将如何应对呢?

如果疫情在美国爆发,特朗普政府必将无力应对,而威尔伯罗斯关于中国疫情对美国制造业影响的愚蠢观点说明,特朗普政府也没有为中国疫情即将对美国经济带来的影响做好准备。